移动版

金融大佬落马 中信银行违规不减

发布时间:2020-04-01 13:41    来源媒体:金融界

3月27日,中信银行(601998)发布2019年业绩,全年实现归属净利润 480.15 亿元,同比增长 7.87%;营业净收入1875.84 亿元,同比增长13.79%。

当天,中信银行连发27份公告,2019年年度业绩报告、2019年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等重大利好密集出炉,中国新闻周刊发现,各大公告中对中信银行原行长孙德顺被查一案均无涉及。

多名高管落马

中纪委网站3月20日消息,中信银行原党委副书记、行长孙德顺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2019年2月26日,孙德顺因年龄原因卸任中信银行行长,时隔一年,终于落马。

对其处分内容显示,孙德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系金融领域腐败问题特别严重、性质特别恶劣、数额特别巨大的典型。

其涉及的主要问题包括:严重违背党中央关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决策部署,限制、压降制造业贷款;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向贷款客户借用房产,由他人支付应由其本人承担的费用;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职工录用中违规为他人谋取利益;价值观极度扭曲,既想当官又想发财,违规经商办企业,为本人及亲友攫取巨额利益;贪欲极度膨胀,把贷款审批权力作为谋取个人利益的筹码,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大搞权钱交易,在贷款授信、审批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中纪委官网公告

孙德顺落马前一直从业于银行系统,从人民银行开始,曾先后在人民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任职。

2011年10月,孙德顺从交通银行北京管理部副总裁兼交通银行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位置上履新中信银行党委副书记,先后任中信银行副行长、常务副行长。2016年7月,孙德顺起任中信银行行长,至2019年2月26日正式卸任。

据新京报报道,除孙德顺外,中信银行在2019年已先后有多名管理人员落马。

2019年3月,中信银行肇庆分行原行长李先文、肇庆分行营业部原总经理梁庆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双双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11月,中信银行厦门分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风险总监陈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11月,中信银行哈尔滨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于成信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此次,孙德顺案发后,是否会涉及更多的中信银行高层人员,中国新闻周刊就此向中信银行电话、致函采访,但截至发稿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不过,从近年来中信银行受到的处分,不难一窥其系统内部的管理缺失和经营乱象。

据中国新闻周刊从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的处罚信息初步统计,孙德顺执掌中信银行后,该行包括总行、分行、支行的违规违法事项一路攀升。

2016年下半年,中信银行先后受到监管系统罚单共计约6起,其中鞍山分行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违规发放贷款,违规签发银行承兑汇票,被罚款150万元;绍兴分行贷款发放不审慎,被罚款30万元;兰州分行转贴现票据违规,被罚款200万元;广州花园支行因票据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20万元。

2017年,中信银行系统30余个分行、支行发生违规事项,共计多达48起,被罚款累积达1500万元。

违规事项主要有贷后检查不尽职,掩盖不良贷款、违规发放贷款、信贷资金违规流入异地企业被挪用,高管任职资申报资料隐瞒重要事实,虚开增值税发票,承兑无真实贸易背景商业汇票,违规为房地产开发企业缴交土地出让金提供理财融资等等。

2018年,中信银行30多个分行、支行出现违规事项40多起,共计被罚4200多万元,对贷款用途监控不利致使信贷资金被挪用、签发贸易背景不真实银行承兑汇票,提供虚假或隐瞒重要事实的报表报告文件资料、房地产开发贷款“四证”审查环节不尽职等违规事项依然高发。

2018年11月19日,中信银行因为理财资金违规缴纳土地款、自有资金融资违规缴纳土地款、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本行信贷资金为理财产品提供融资、收益权转让业务违规提供信用担保、项目投资审核严重缺位,被中国银保监会罚款达2280万元。

2019年,中信银行依然收到30多项罚单,共计被罚3700余万元,除经常违规事项外,职员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对个人消费贷款贷后管理不尽职、违规向固定资产项目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贷款资金被挪用于房产公司经营、对公房地产开发贷款贷后检查流于形式、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买股权等违规事项开始出现。

连续出现违规事项,中信银行被监管层再度敲打了重锤。

2019年7月3日,中信银行因未按规定提供报表且逾期未改正;错报、漏报银行业监管统计资料;未向监管部门报告重要信息系统运营中断事件;信息系统控制存在较大安全漏洞,未做到有效的安全控制;未按企业划型标准将多家企业划分为小微型企业,报送监管数据不真实;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向关系人发放担保贷款的条件优于其他借款人同类贷款条件;重大关联交易未按规定审查审批且未向监管部门报告;贷后管理不到位导致贷款资金被挪用;以流动资金贷款名义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未将房地产企业贷款计入房地产开发贷款科目;投资同一家银行机构同期非保本理财产品采用风险权重不一致;购买非保本理财产品签订可提前赎回协议,未准确计量风险加权资产;未按规定计提资产支持证券业务的风险加权资产等13项违规,被中国保监会再度重罚超两千万元,其中没收违法所得33.67万元,罚款2190万元,合计被罚2223.67万元。

让人不解的是,从2016年开始,中信银行被处罚的违规理由近乎从不改变,并且还创新性地不断增加其他违规事项,是银行监管更为严格了,还是中信银行内控、风控制度出现了漏洞?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新闻周刊遍查中信银行的官网、公告等信息平台,对于屡屡违规的事项,中信银行均是淡化处理,鲜有公告信息和自身整改信息,对孙德顺案的公示也仅以转载中纪委通告和中信银行党委召开扩大会议传达决定的形式终止,内部腐败、违规流毒是否真的已经出清?

违规仍旧频发

2019年年报,中信银行对重大风险提示称,报告期内,改行未发现存在对未来发展战略和经营目标产生不利影响的重大风险。但中国银保监会处罚公告栏显示,2020年中信银行依然还在延续违规事项高发态势。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发现,2020年前三个月,中信银行每个月都已领到罚单。

2020年1月3日,中国银保监会浙江监管局2020年3号罚单开给中信银行杭州分行,因其流动资金贷款贷前调查不尽职,罚款50万元。2020年1月17日,中信银行哈尔滨中兴支行贷后管理不到位,贷款被挪用,被罚款20万元。

2020年2月20日,中信银行总行被北京银保监局责令整改,并被罚合计2020万元,公示的违规事项多达19项。

 中信银行2020年2月20日收到行政处罚

中信银行2020年2月20日收到行政处罚

2020年3月12日,中信银行西宁分行因贷款“三查”不尽职,发放虚假消费贷款用于归还本行其他借款人逾期贷款利息,被青海银保监局罚款25万元。2020年3月17日,西宁分行职员樊光生因对上述违规负直接责任,被处于警告。

连续三年,中信银行总行连续吃到2000万以上巨额罚单,这在近年来的中国银行业绝无仅有。

对比违规事项不难发现,中信银行的违规之处基本大同小异,但是为何屡屡被罚却少见整改?中信银行高管频繁落马,其中的违纪事项是否还存在?

中信银行公司贷款余额显示,2019年其对租赁和商业服务业、房地产业仍居前两位,贷款余额分别为3527.32亿元和2889.75亿元,租赁和商业服务业占公司贷款的18.04%,比上年末上升3.01个百分点;房地产业占比14.78%,比上年末下降1.85个百分点。

参与房地产行业过多的信贷正成为中信银行违规事项暴发的主要集中点,同时涉房业务也给公司带来财务风险。

2019年年报显示,中信银行集团层面房地产业、租赁和商业服务业、建筑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不良贷款余额分别比上年末增加23.44亿元、19.02亿元、13.04亿元和5.32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上升0.84、0.40、1.14和0.17个百分点。

中信银行认为,公司部分领域不良贷款上升的主要原因是受房地产调控影响,部分房企经营下滑,偿债能力下降;与房产相关的建筑施工企业经营下滑,现金流紧张;其次是由于固定资产投资、基建增速有所下降,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租赁和商业服务业等行业受市场需求不足等多重因素影响,行业内竞争加剧、盈利下降,信用风险暴露有所增加。

截至2019年报告期末,中信银行逾期贷款1040.09亿元,比上年末增加74.50亿元。

而前行长孙德顺严重违背党中央关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决策部署,限制、压降制造业贷款的违纪问题在其卸任后的2019年,从年报中依然看不出有较大改观,中信银行2019年对制造业贷款余额为2576.75亿元,占公司贷款的13.18%,比上年末下降了2.50个百分点。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